首頁 > 關於蚵畫人生 > 關於余季

關於蚵畫人生

關於余季
一、個人生平重要歷程
l          出生在風頭水尾的偏遠漁村,早年和大多數同年代的人,過著物質匱乏的生活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十三歲時和三哥、四哥就讀省立彰化中學,住在學校宿舍,父母親經營一個十坪不到的柑仔店,供應三個兄弟讀書,但仍常面臨遲交學費及伙食費的窘境。
 
 
l          考上藝專,除了勤練繪畫,更大量閱讀中、西哲學、文學、戲劇。從專二開始編寫劇本,更因不眠不休造成睡眠規律失調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離開藝專後,接受各種新事務挑戰,從雜誌社經理到劇團總幹事,院轄市市長選戰,到成立建設公司,投入房地產業激烈競爭,嘗試人生現實戲劇的百態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86年因父親獨居鄉下而回鄉,腳踏故鄉的土地又開始另一階段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91年投入社區營造,擔任王功美食街會長,遭遇地方多方的阻力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92年開始以蚵殼為元素,創造地方特色文化產業,在學校、社區、縣內外推廣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93年創造王功吉祥物福氣雞,增加弱勢團體的就業機會。
 
二、跨越無形的障礙
l          8186年之間,是個人面臨對生命原始問題的再省思,對於人生存在的意義的疑惑,甚至陷入自我放逐的境況。無意識塗鴉,生活散漫、婚姻破裂…等等。維繫存活的一念覺照,讓生命未墜入深淵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不論是早年的物質匱乏,或青年的求藝,或中年商場競爭,都是外在境界的波動起伏。真正的困境是來自內心對生命真實意義的疑惑。雖然,大量閱讀儒、釋、道經典。心理學、哲學甚至禪修、絕食、靜坐…等。依然不能解決問題,直到和再婚的妻子,回到故鄉。僅是一念「回去服侍老父」讓自己重新回到生活的基本面,一個家的原點再出發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不可思議的回歸途徑
回到故鄉才真正地立於台灣這塊土地,長久的漂泊,才真正地靠岸。可能經過了「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」之後。再回歸到「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」的世態。在鄉下四個人組成一個家的原型「父親、我們夫妻、女兒」三代同堂。一個家的力點,突破了最深層的心理困境,展開了新的旅程。
 
三、回到生命的原點:
l          與蚵殼對話:
決定以蚵殼為元素,展開多層次的思考與對話。從一顆廢棄的蚵殼,彷如重新面對自己放逐的荒唐歲月,以蚵殼為自我內心對話的界面,探索台灣海岸生態,在經濟掛帥中淪陷,,對照自己的心靈環保,也是遭到相同的命運。回到原點,回到探詢的源頭,挖掘能為這塊鄉土滋潤的水源,以蚵殼為種子,營造一個文化漁村的夢境就開展了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與社區交流:
92年在文建會的輔導下,從王功國小、草湖國中、彰化忠孝國小美術資優班、社區愛心媽媽、外籍新娘…推廣蚵藝。凝聚社區情感,發展社區文化產業,並提供弱勢族群的就業機會。
 
l          家的延伸:
93年將自己的家,也是父親守候七十多年的柑仔店,改成一個展示館,成為社區的文化資源,提供自己所學,讓家鄉的兒童,可以遊戲於藝術的範疇,讓社區弱勢可以習得手工藝,增加收入。也讓到王功的遊客多一個文化體驗,開放自己的家,融入社區,實現漁村文化的夢想。
 
四、再生的學習:
l          目前台灣社會經濟已漸富足,早年在匱乏的年代,生長的台灣人,經過幾十年的辛勤工作,仍揮不去曾經窮困的影子。許多賺到幾輩子也花不完的人,還是在金錢裡計較。然而,當自己回到鄉村,參與社造,能將自己所學帶入社區。聽到學童學習的歡笑聲;看到社區居民參與的喜悅裡;外籍新娘的投入而增加收益的笑容;遊客看到蚵藝的讚嘆聲中,及體驗的歡樂中,我看到的是自己內心的歡喜及自我實現的滿足。
蚵農企業認養